客户部

多国拟竞争新马高铁 马官员:中国的技术最先进
2016-06-28

马来蓝卡_Logo(050)

  盛光祖接受马来西亚媒体访问,指出安全是高铁的基本要求,而“中国铁路绝对安全可靠”。

  马来西亚交通部部长廖中莱6月20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新马高铁前期准备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目前正在草拟招标要求,并尽可能多了解各方技术情况,待新马两国将项目要求和技术评估做好后,明年将公开招标,现在有中国、日本、韩国以及东欧国家等,都表达了对新马高铁的投标意向。“非常欢迎中国来投标,因为中国的技术最先进,目前我们看来,中国能够包容各国最好的科技。”

  “我对中国高铁技术有信心。”廖中莱表示。

  在被问到中国高铁有何优势时,廖中莱表示,中国有非常多的优势,中国有最先进的科技,中国高铁能够吸收世界上其他国家最好的科技,在安全、速度、保障方面都非常先进,我们非常欣赏中国在铁路发展上一日千里。

  6月20日,廖中莱在北京参加了第十三届中国国际现代化铁路技术装备展览会。当天下午,他在参观了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通号、中国中车等企业的展台之后,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做出了上述表态。

  廖中莱还称,中国高铁引进世界顶尖技术,在这个基础上消化、创新,技术进步很快,马来西亚要和中国多加合作和学习。就新马高铁项目,他表示:“我们认为技术和安全指标很重要,但新马两国不只是看重这两个指标,高铁项目是综合性的考量,比如还包括招标方对于高铁沿线经济发展,带动沿线经济所作出的努力。”

  尽管多国可能参与新马高铁竞争,但业界许多人猜测,新马高铁项目将主要在中国和日本之间展开竞争。日本外相岸田文雄6月2日与到访的马来西亚副总理扎希德会谈时提出,希望在连接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马新高铁计划中采用日本的新干线技术。扎希德也表示:“期待日本参加竞标”。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新加坡方面对在车辆和信号系统方面经验丰富的日本企业抱有好感。另一方面,大部分路线位于本国境内且需承担巨额费用的马来西亚则更为关注车辆和技术都比日本便宜且在资金筹措方面更为便利的中国方案。对此,廖中莱并未正面回应,只是表示,新马高铁是两国合作,今年7月新马两国将就这一项目签署合作协议,项目不能由一个国家来决定。

  据记者了解,新马高铁全长约350公里,预计工程经费将达到100亿到150亿美元。沿途经过巴生河流域、森美兰芙蓉、马六甲以及柔佛等地,最高时速达350公里,可将目前来往新加坡和吉隆坡约6小时的车程缩短至大约90分钟。

  第十三届中国国际现代化铁路技术装备展览会6月20至22日在北京举行。中国铁路总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本届展览会内容涵盖了装备制造、工程建造、勘测设计、运营管理、检验认证、行车安全、旅客服务、科技创新等铁路行业各领域的先进产品及技术,来自17个国家和地区的277家企业和单位参加展览。

  早前报道:

  韩国加入新马高铁竞标:不了解中国 比日本有竞争力

  原标题:韩国访马争取高铁项目:不了解中国状况 但比日本更有竞争力

  【环球网报道记者张骜】尽管马来西亚新隆高铁计划还未开始招标,但已经获得了各方的广泛关注。新加坡《联合早报》6月16日报道称,继中国和日本之后,韩国也派代表到马来西亚争取新隆高铁项目。韩国提出的营运成本是其他国家的65%。换言之,若由韩方负责此项目,将可减少35%的营运成本。

  韩国土地、基础建设及交通部长姜镐人于14日带领20人代表团首次访马,表示韩国政府高度重视此项目,除了将提供安全高效的高铁服务外,也愿意提供高铁技术转移。

  姜镐人表示,韩国在争取新隆高铁项目上最大的优势是安全,韩国高铁的准时度更是达到99.88%。据了解,韩国高铁自2004年投入运作,连续12年保持零意外记录,国际铁路联盟(UIC)的安全指数为0.073,全球排名第一。

  姜镐人在吉隆坡举行的韩国高速列车展示中心召开记者会指出,虽然韩国在高铁技术和服务上比其他国家如日本起步慢,但数据显示,韩方的营运费用比日本新干线低,整体上也比法国少35%。

  他说,韩国高速铁路(KTX)于2004年4月开始通车,因此,韩方在建造铁路上有非常丰富的经验。“韩国自行研发的高铁技术可协助降低营运成本和时间,例如乘客不必购买车票,而是用智能型手机购票和检票,这能减少检票人员、售票人员等营运费用。”

  姜镐人指出,韩国是从法国引进高铁技术,但过去10多年已成功发展出自己的技术,包括建设系统、车厢制造、讯号设计、运作管理等。他表示,韩国长约380公里的首尔——釜山高铁线路类似新隆高铁所设计的高度,他相信这些经验可应用在新隆高铁计划上。“虽然我不了解中国在高铁工程上的状况,但与日本相比,韩国所提出的营运成本会更低,更有竞争力。”

  报道指出,目前,日本和中国的高铁公司都已表态有意竞标新隆高铁计划。当询及韩国有多少把握能得标,姜镐人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我们不是要来这里取得最大的商业盈利,而是要互惠互利”。